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青花裝飾的構圖佈局

從每一件歷代留下來的優秀作品,及大量生產的民間青花瓷器來看,從紋樣組織,黑白虛實的配置,雖有簡膽繁,有工整有率筆,但往往感覺到是一個生動完整的整體。它是數百年來藝人們長期摸索創造發明的結果。不少紋樣構圖是經過延續數十年乃至上百年所形成的。作為創作藝人的說,有的一輩子從事這一畫面,或幾代畫這一樣式,熟練到不用眼看也一樣能畫。繪畫時只見彩筆飛舞,一只只瓷器脫手而成,一天要畫上幾百只碗碟。他們對美的追求、人民的愛好是深有體會的。在藝術的創作經驗,熟悉掌握青花裝飾的構圖佈局的藝術技巧,可以從無數作品中看到所反映出來的生動和豐富的生活內容,無不與當裏的人民生活、精神狀貌息息相關的。象不少富有民間情趣的嬰戲圖,有散點而通景的構圖中,描繪了一群天真活潑的兒童,寥寥數筆,把他們舞蹈、歡跳的姿態表現出深竅的生活意境。但也有不少作品,在反映內容上,受時代的局限性,不同程度地表現出對封建落後的東西。我們必須加以鑒別,去偽存真,吸取其中有益的東西。
      相傳青花的創作繪製,從構圖佈局、畫線、分色整個過程,往往是一手畫成的,只有在大規模生產上,作坊主為了更多的利潤剝削,才使畫、染分工,經過大量複製,不斷改進,而形成各種定型的裝飾畫面,表現出整體的協調、完整、統一。如瓶、罐、盤、碗的裝飾上,考慮到腳、肩部與器型主體身部的關係,在這些部位適當地裝飾各種圖案紋樣,以作主景的襯托,使主景更加突出而完整。也因此創造了大量的邊腳圖案。如薑芽海水、火焰寶珠、佛手、芭蕉、如意、回紋、色子、雲頭、珍珠、錦紋等。而在主體上又以開光、散點、折枝、纏枝、通景、滿花等格式加以佈局裝飾,使整體達到呼應而有節奏。
      我們還可以注意到,這些圖案的組合都有一定的動勢發取得相互間的配合聯繫,如瓶罐的腳部,往往飾以直格蓮瓣、佛手、薑芽海水等具有硬直向上動勢的紋樣。而肩部則飾以複蓮瓣、大如意、雲頭、寬頻錦紋等紋樣,以示複蓋披護,接著頸部又常以芭蕉、葉芽等向上舒展的紋樣,而至口部則以小如意、雲帶、色子、回紋、珍珠、文武線鎖口,使整體達到有機的契合,同樣的盤、碗、壺、瓶等整體裝飾構圖中,也同樣存在著這種動勢。不論採取迴旋纏枝、折枝、散點、疏密通景的格式,其動勢趨於連綿不斷相互貫氣,以達到整體完滿統一的意境,這點,也許是我們民族藝術的普遍特徵之一。如舞臺角色的亮相,不管他怎樣的伸腿舉手,轉頭瞪目,通過他連貫的動勢,達到姿態的平衡呼應,給人以優美的形象,即使是如何奔騰熱鬧的獅子舞,不管他怎樣竄跑滾翻、構圖的千變萬化,他們總的動勢常集中獅子的彩球上,發使整個舞蹈熱鬧而不煩亂,變化而有統一,以及國畫構圖上的開合問題,都是通過動勢以達到整體的完整統一。
      在青花裝飾構圖中,都可以找到這種動勢的規律。如明初常見的一束蓮,其花朵枝葉、彩帶、根須通過動勢的左右轉翻,上下呼應組合成一個完滿的適合紋樣,特別是根須與彩帶的上翻,起到節奏的平衡作用,其他各捉纏枝式樣,雖迴旋轉翻變化很多,但動勢的來龍去脈跡可尋。通過花頭枝葉的穿插安排,常是放而複收,往而複回,以致輕重疏密,達到動勢的均衡和安定效果。
      在青花裝飾構圖中,還必須熟悉掌握整體的黑白效果,大的塊面問題及紋樣組合的黑白空間,也就是景德鎮藝人們在創作構圖中所談到的水路問題,雖然水路是指青花紋樣上所留下的白地空間,白地空間的疏密大小,也就是相對地由紋樣的疏密大小所造成的,這是青花與白地在視覺形象上的辯證統一關係,在處理青花紋樣時,就要考慮水路的黑白效果,把非紋飾部分的白地,看作與文飾部分同樣重要的因素加發對待。正如金石藝術上的分朱布?國畫構圖上所講究的計白當黑、知白守黑,在動筆落墨的進修,考慮到整體的黑白視覺形象,同樣觀賞一件青花作品,青花與白地所開成的整體色調,首先映入人們的眼簾,是形成形象的決定性因素,如宣德青花的雄健,成化青花的清秀,康熙青花的爽朗,雍正青花的細膩,表現出不同的時代風格。
      青白對比,水路的穿插的青花構圖中的重要規律。這不僅因為青花紋飾和造型是一個整體,它附著於器形這上,是從屬於造形的一種裝飾。均衡、靈巧的色斑分佈,易於達到理想的裝飾效果而不致於破壞造型形體。而且因為,無白以劃分、區別形象和色塊,只能分出幾個有限層次的藍色,很難達到鮮明生動地表現對象的目的。假如的缺乏最深層次而又十分接近的幾個藍色中,放棄了白這一手段,剩下的就只會是藍糊糊一片混沌了。青花紋飾講究藍白對比、穿插的大關系,是裝飾效果的需要,是表現優美的白色瓷質的需要,也是鈷土礦呈色濃淡難以掌握、層有限這一局限性所決定的。無白色瓷地的穿插對比,也就沒有青花瓷藍色?幽靚、青翠,和使人讚不絕口地嬌豔欲滴、沉靜典雅的效果。膾炙人口的元青花、宣德青花,雖然只有一兩個濃淡層次,並無精細可言,在彩繪技術上也決不能主是完美的,但在水路處理上卻很下了功夫。十分注意紋樣色塊的分佈,使之富於裝飾性。關用間隔並列的辦法,使紋樣一個個突現在白地上,避免形象的重迭,抓住了青白對比這個主要矛盾。元青花的支龍紋、一束蓮是如此,其他人物、動物題材的裝飾構圖也是如此。宣德青花的圖案式折枝、纏枝花果的構圖,則更是水路處理的範例。
      水路的處理,隨著題材、內容、裝飾意匠的不同而表現出多種的格式。有纏枝花果、卷草、一束蓮、折枝花等圖案裝飾構圖講究均勻的水路格式。這種格式大都以靈巧、優美、大致類似的葉子,通過枝幹的轉折串聯,構成均勻的水路,襯托出主體紋樣的瓜果等,展開成韻律優美、層次豐富的構圖。也有民間青花和成化常見的近於中國簡筆寫意畫手法那樣,空出大片空白,著墨不多而氣象萬千的水路格式。如許多民間青花的山水、花鳥小品的構圖上,寥寥數筆,把秋江清肅深遠,或鳥雀的歡躍鳴跳,表現得淋漓盡致。正?知白守黑用心於無筆墨處的典範。還有這樣的情況:青色紋樣佈滿整個器形,或以整片的藍色作為紋飾的襯地,如藍地白花的枝梅壇,在這類構圖中,往往使人產生反賓為主的錯覺,仿佛起裝飾作用的不是青色,而是白色瓷地。在這種情況下,水路的安排處理,就顯得更為重要了。如果沒有充分、適當的空白,會使效果顯得沉悶而板塞。
      怎樣處理好水路,決不是青花與白地在份量上機械地平分秋色,作平鋪直敘式的安排。而是在組織青花紋樣時,要考慮到所形成的白地是否勻稱協調,順暢而明朗,通過大小疏密的塊面,達到黑白配置上具有節奏的韻律美。這在圖案紋樣設計上更顯得重要,水路不勻,就會感到紋樣零亂,太空則紋樣單薄,太密則紋樣擁塞。解放後所生產的海棠邊、纏枝芙蓉、雙梨花等圖案紋樣,都有很好的水路疏密關係,這與繪畫性紋樣裝飾的處理是不同的,在繪畫性構圖上講究開合、虛實、大空小空,把疏可跑馬、密不插針看成是繪畫性構圖的普遍基本規律,也包含著水路的疏密關係。還必須認真學習總結民族優秀傳統,處理好紋樣?水路,是青花藝術的重要手段
返回列表